• <bdo id="p1nfs"><optgroup id="p1nfs"></optgroup></bdo>

      <bdo id="p1nfs"><optgroup id="p1nfs"></optgroup></bdo><option id="p1nfs"><span id="p1nfs"></span></option>
    1. <track id="p1nfs"></track>
    2. <track id="p1nfs"></track>
        <track id="p1nfs"></track>
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市场>油料
         
        推荐:
        字体选择:
         
        国储投放“增量不加价” 豆市追涨乏力
        日期:2022-06-20 15:42 作者: 来源: 中华粮网
         
        下载文件:  
          东北田间管理继续进行,豆农无暇销售余粮;关内夏收接近尾声,因旱难以适期夏种,剩余种源入市延迟。为补“空缺”,国储开始“放大招”,投拍“增量不加价”,期现货市场追涨势头将受挫。
          东北各地忙于田间管理,豆农无暇销售余粮,贸易商难以循环补库,在优质优价凸显的同时,一些运输优势区普通豆源也跟随上调,豆农再度观望惜售。国储持续增量投拍,有效供给扩大,东北产区豆价大涨乏力。
          关内夏收接近尾声,各地因高温缺雨,夏种难以适期,估计旱情将继续后延而影响播种。正常年份6月20日后即可有少量播后剩余种源入市,但今年或将推后。
          夏收前,大多数收购商为急于腾仓而低价抛售大豆,如今小麦生意也不好做,大批豆源集中于麦收前售出,加之干旱后种源入市推迟,优质豆源余量较少,优质优价日益显现,令亏钱售豆的商户后悔不已。
          国储开始“放大招”  弥补供给不足
          东北春种与田管交织,豆农无暇出售余粮,贸易主体库存捉襟见肘,出现阶段性挺价或追涨心理,加上连豆一主力合约曾随外盘强势反弹,国储重启拍卖后,连续两轮均高溢价全部成交,拉动现货价格上涨。但国储开始逐渐“放大招”,“增量不加价”的投拍使得期现货市场追涨势头受挫。
          6月7日,国储投拍2017年、2018年产二等陈豆1.528万吨,全部成交。产于2017年的陈豆因蛋白含量较高,其底价为6150元/吨;2018年产陈豆底价则为6050元/吨,成交均价6178元/吨,溢出底价40~90元/吨。
          6月10日,国储明显增量投拍,计划投拍2017年、2018年、2019年产陈豆3.0223万吨,仅成交1.801万吨,成交均价6112元/吨,低于上轮成交均价66元/吨,成交率59.6%。
          6月14日继续增量,投拍量提升至4.1378万吨,生产年限仍为2017年至2019年,标的分布在龙镇、扎兰屯、阿城、敦化,底价分别为6150元/吨、6120元/吨、6050元/吨、6020元/吨。实际成交1.4808万吨,成交均价6133元/吨,成交率35.8%。这种投拍方式将明显抑制现货市场上涨势头,挫伤贸易商过分看涨的信心。
          进口大豆拍卖与之前相比简直“冰火两重天”,6月10日计划拍卖50.64万吨,由于底价偏高,仅成交5.5万吨,成交率10.86%,最高成交价5790元/吨,最低成交价5730元/吨。油脂压榨企业利润大幅收窄,豆粕库存陆续加大,部分地区已开始向市场投放食用油储备。印尼不仅解除棕榈油出口禁令,而且从6月14日起开始对不同的棕榈油产品倾销库存,这将对国际食用油市场带来一波冲击,需求企业或逐步向规避风险转向。
          6月17日,国储继续投拍2019年产进口大豆50万吨,其标的分别在山东、河北、湖南、四川、辽宁。若拍卖底价不适度下调,其结果依然不看好。
          东北追涨“一阵风”  需求稳中趋弱
          东北豆源被国储大量收购后,豆农春种和田管时间拉长,贸易商余粮大幅低于往年同期,自今年5月初以来收购迟滞,经过较长时间消耗后,优质豆源日益趋紧,分离的大颗粒商品豆在失去循环收购的过程中,其数量越来越少,而产区持豆主体“试探性”小幅提高报价,却有需求主体争相订购,引发其他高蛋白豆跟随上调,普通商品豆也“一阵风”地“喊涨”。
          豆农本来就无暇售豆,一看行情上涨,便“捂粮”惜售;贸易商收购价越提,越收不到过多豆源。于是,都喊着“基层没粮了”,紧张的氛围令国储不断加大投拍量。大的需求主体有“奶喝”,而豆制品加工日益转淡,豆价涨势虽现,但后期续涨乏力。
          国内汽柴油价格再次上调,受陆路运费提高影响,集中于铁路或水运对下游部分需求端不现实,豆价又在此时上涨,使得终端被迫选择进口大豆或关内部分产区豆替代东北豆加工,很大程度上制约北豆南运进程。
          上周,东北产区优质毛粮收购价普遍上涨80~120元/吨,运输优势区蛋白含量41%~42%优质商品豆装车报价6360~6400元/吨;7.0以上圆孔或6.5以上长孔分离的大粒型品种装车报价最高达6540~6600元/吨,目前流通的以6460~6500元/吨占主流。受优质商品豆涨价影响,39.5%~40.5%蛋白含量的普通塔选商品豆装车报价跟随上调60~80元/吨,除黑龙江东部外,装车价以6300~6340元/吨为主。
          随着降雨增多、气温升高,播后少量种源及待价豆源将陆续顺价销售,由于国储增量拍卖,蛋白企业不会与豆制品加工市场“争食”。建议贸易商谨慎看涨,不宜高价增仓惜售。
          关内商户“悔当初”  不该亏钱抛豆
          关内夏收基本结束,但持续的高温干旱使得夏种难以全面启动。各地夏粮收购启动后,价格超前上涨,而且农户严重惜售,收购商此前急于抛售大豆备战夏收,令大豆价格下行且与东北豆价格背离。随着东北产区行情不断上行,南北产区价格“剪刀差”明显放大;终端市场虽然需求清淡,但关内优质豆源价格逐渐向好。
          河南、安徽、山东、江苏北部持续高温干旱,6月13日各地降雨不均,仅有小部分人工增雨区域勉强可以抢播。大豆适期播种难以全面正常进行,播后剩余的少量种源入市时间滞后。
          夏收前大批豆源抛售,优质类豆源虽有,但价格已“今非昔比”,所以有很多“亏了豆子抢收麦”的主体,面对收麦的困境,懊悔自己不该亏钱卖豆。
          豫、皖、鲁豆区麦前未售的优质豆源,上周末装车报价重回原位,多地最低跌至6300~6400元/吨,目前同类豆源报价又达6500~6640元/吨。而二、三级豆源转化太慢,未来仍有压力,价格将根据质量调整。
          江苏南部豆区的南通、大丰、盐城、淮安、宿迁等16个市县,收购商全面转向油菜籽和小麦收购,大豆收购仍处于休市状态,即便少部分网点正常收购,但因播种推迟,种源入市推后,当前仅有部分收购网点还有少量余豆。主流品种“大乳白”装车报价7600~7700元/吨,“翠扇”“腐豆”类混收货装车价7400~7500元/吨,“黑脐王”主流装车价7160~7300元/吨。江苏北部徐州市贾汪区、睢宁、沛县“杂花豆”装车价由最低时的6500~6600元/吨重回6660~6700元/吨。
          湖北豆区除播后剩余的种源外,还有少部分商户持有初期赌市豆源,其质量存在瑕疵,多为“冀豆12”和“早熟537”品种,装车报价在7100~7200元/吨之间。因该产区新季早熟豆再有1个多月就要上市,持有这类豆源的主体均积极寻求销路。
          销区需求“不景气”  豆源转化缓慢
          近期南方和西南终端市场高温高湿天气特征明显,部分地区持续遭遇大到暴雨侵袭。高考过后中考又临,大中院校即将迎来假期。一系列不利因素的出现,令豆制品消耗进入淡季。
          较大的豆制品需求主体离市,仅靠居民和部分企业食堂消耗,豆源转化将下降30%。市场需求下降明显不利于南北产区价格形成,但近日受国储拍卖进口陈豆5730~5790元/吨的价格和外盘偏强的趋势影响,美湾豆在天津港或关内鲁、豫、苏、皖地区的装车报价达到5900~5960元/吨,终端替代将陆续下降。天津港加拿大42%~43%蛋白含量净粮装车价6500~6550元/吨,湖南岳阳港为6680~6720元/吨;俄罗斯“加豆”品种天津港装车价6160~6200元/吨。
          进口豆直接影响国内南北产区豆源消耗,因此,东北产区现行价格上涨概率较低,关内产区经营商惧怕湖北新豆提前入市影响陈豆转化,其价格上行只是部分优质豆源,幅度不明显,南北价格背离现象继续体现。
          相关链接
        2019-12-18
        2021-01-06
        2020-11-23
        2016-09-08
        2015-08-07
        2022-05-19
          最近浏览信息
        永久免费观看精品视频